巢湖信息港

当前位置:

妖聂无双 第二十九章 灵石发放

2020/01/16 来源:巢湖信息港

导读

妖聂无双 第二十九章 灵石发放聂无双回到房间里,在床上连翻了几个跟头,发放内门核心弟子的灵石,他自然是听步烟云说过,那灵石,全用储物袋

妖聂无双 第二十九章 灵石发放

聂无双回到房间里,在床上连翻了几个跟头,发放内门核心弟子的灵石,他自然是听步烟云说过,那灵石,全用储物袋装着,而且最让聂无双兴奋的是,据说内门弟子的灵石,是中品灵石!

“中品灵石啊!老子见都没见过,老听步师姐说中品灵石如何如何好,还说要找机会让我见识见识,不过步师姐的师傅何护法每次等灵石发放下来,便将弟子们的灵石都收走了,还说什么按修炼情况再分发给个人!害的老子到现在也没见过中品灵石长什么样。”聂无双兴奋不已,自言自语:“明天,明天就有机会见着什么是中品灵石了,嘿嘿,据说,据说还可以名正言顺的贪污!哈哈,老付啊老付,你这人情送的,我聂无双真是感激不尽啊。”

足足一整天,聂无双既没有修炼,也没有出门,甚至连门外药田里的灵草药也就是随便摆弄一番;他脑子里无时无刻不是在想象着那中品灵石的画面。

期间堂口执事孙飞虎前来跟聂无双说过一些发放核心弟子灵石的事项,让他明日清晨去雪松大殿前的小广场上发放。聂无双恭恭敬敬的听完,送走孙执事后,心花怒放。

“传说中一颗中品灵石可换一百颗下品灵石!一百颗啊。恩,如果老子能贪污两颗,我算算,那可就是两百颗下品灵石啊。不行不行,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一个白天,聂无双都在算账;一个晚上,聂无双都在幻想,他甚至拿出纸笔,照着下品灵石的模样,画了好些纸:“不对不对,中品灵石个头应该比这个还大。”他画了一张,又觉得不满意,扔了再画一张:“唔,中品灵石是圆形么?反正下品灵石是圆形,恩,说不定中品灵石是方形呢?会不会是心形啊?”

聂无双挑灯夜战,直至天方鱼肚白时,他才终于在方桌前停下了幻想。

第一次聂无双正正经经的洗漱一番,再从储物袋里摸出那套宗门观礼时才要求穿的杂役服,穿戴整齐后,他照了照铜镜,忽然想道:“咦,老子穿这么漂亮干什么?不就是去发放灵石么?据说发放内门核心弟子灵石的纪律与发放外门、杂役弟子灵石的纪律一样,哼,就算我穿得随意一些,好歹也是发放灵石的主事啊,谁敢乱说呢?再说了,不就是发放灵石么,屁大点事啊。”说着他又换了一身平时寻常的杂役服,稍微整理了一下,便施施然出了门去。

走到门口,聂无双一看外面,天色不过刚刚泛白,他想道:“这会不会太早了点?管它呢,老子早点去看看,熟悉熟悉环境!他爷爷的,雪松大殿老子不是经常去嘛,有什么好熟悉的。”他一边自语,一边却迈步向雪松大殿走了去。

“不知道步师姐会不会来领灵石,嘿嘿,到时候多给她发几颗。不过她伤势那么重,应该还没好,哎。多亏了老付啊。”聂无双想着走着,人已经到了长廊之上,此时他抬眼看见来来往往的杂役已经开始在雪松大殿前忙碌着,聂无双走上前去,看见不少自己熟识的内堂杂役都在忙碌,他习惯性的问道:“需不需要帮忙?”

有人看了聂无双,道:“不用,不用。”有人却说:“你一个摆弄灵草的,到这里来做什么?”还有人道:“无双啊,你赶紧回去,今天早上有重要的事,这里今天不需要你奉茶,你别在这儿添乱。”

聂无双只是嘿嘿笑着,也不说啥,负手在一边走来走去。

其他人只当聂无双是来看热闹的,也没空搭理他,都各自忙各自的活去了;只有内堂执事孙飞虎看见聂无双时点了点头,上前热情的问道:“无双啊,昨天交代的事,都记下了么?给内门核心弟子发放灵石啊,这可是几百年都遇不到的好事,你发财了可别忘了我啊。”

“一定一定,还请孙执事放心,我聂无双什么人?您可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是了,堂主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你,你小子,真是走狗屎运了啊。”孙执事心中无比羡慕,却也知道这聂无双恐怕是有什么事在堂主那里露了大脸,心中暗道以后要好好对这小子了。

此时天色渐渐发亮,太阳越升越高,阳光照射在众人身上,暖洋洋的。

聂无双负手来回行走,脸色笑容就没停过,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内门弟子的灵石发放,只见在雪松大殿门口,一百多只储物袋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储物袋旁,摆了两张长桌,桌后坐了两人,专门负责记录;孙执事负责调度各杂役,此时清晨微风拂面,却忙得孙执事满头细汗;大殿门口往外延伸,站了两排杂役,其中有人专门负责唱喏,有人负责递放灵石。

所有内门弟子必须站在大殿门口的阶梯之下,这大殿门口的广场倒是不大,从山下上来,先经过这小广场,再上六步阶梯,然后上了长廊,才能入大殿;此时小广场之上,稀稀拉拉的站了几十个核心内门弟子,其中付以雪处围聚的人数最多,聂无双在长廊东头看着,也不上前,他的目光不停在人群中搜索。

“看样子步师姐伤势确实还未好,恩,等找机会去看看她。”聂无双一边思索着,一边看着,不少人缓缓从山下上来,各自在各自的势力范围圈内与人闲聊说话。

突然,聂无双看到一个身影从长长的阶梯上露出头来,再往上走,那一袭青衫露出,颀长的身材掩映之下,倒是有几分器宇轩昂的意思,不过他脸上那道长长的刀疤,却显得整个脸色异常狰狞,只见莫轻语一边向前,一边朝广场上其他人打着招呼。

或许是感受到了聂无双的目光,莫轻语抬头望过来时,看着聂无双,眼神中一股鄙夷;聂无双看着莫轻语仿佛嘴里说了什么,心头顿时火起:“他爷爷的,差点把你这狗东西给忘了,莫轻语啊莫轻语,当初你给老子发放灵石之时,可想过有今日?”

聂无双一手拿着一只装了几颗灵石的储物袋,故意向广场走去,他看见莫轻语此时正上前和付以雪说话,想到付以雪对自己的照顾,于是径直朝付以雪走去。

“以雪师姐!”聂无双先向付以雪打了个招呼。

付以雪脸上洋溢着笑容,点了点头,也没多话。

莫轻语却缓缓侧身,故意斜眼看着聂无双,道:“区区杂役,来此作甚?”

北京丰益医院口碑怎么样
北京京科银康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贵州专治癫痫病医院有那些
辽宁看白癜风多少钱
河南治疗妇科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