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湖信息港

当前位置:

并购专家征战土地流转信托大农业梦开启

2019/08/18 来源:巢湖信息港

导读

⊙记者 李小兵 ○编辑 全泽源脱胎于德隆的并购专家王世渝重新征战“土地流转”领域。他刚启动运作的首单土地流转信托项目,已落子云南大香格里

⊙记者 李小兵 ○编辑 全泽源

脱胎于德隆的并购专家王世渝重新征战“土地流转”领域。他刚启动运作的首单土地流转信托项目,已落子云南大香格里拉地区,面积达1.2万亩。他希望,利用土地信托流转这一金融技术,打通农业全产业链,颠覆传统农业经营模式。

促使王世渝将自己的资本运作舞台向土地流转信托延伸的动力,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了加快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提出鼓励承包经营权在公开市场上向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农业企业流转,发展多种形式规模经营。“我早在2006年就提出了中国农村土地信托流转改革建议,”王世渝说,那个时候由于缺乏政策推动,做起来事倍功半,现在时机终于成熟了。

首单落子云南

2013年初冬的上海,记者来到王世渝下榻的酒店。在酒店咖啡厅,王世渝正与一群年轻人围坐在一起讨论项目:“他们是我新的合作者,我们将一起合作做土地流转信托项目。”他向记者介绍道。

王世渝向记者透露:“今后,我除了做并购这一块业务之外,再增加一块土地流转信托的业务。”据悉,他的单土地流转信托项目,已经落子云南大香格里拉地区,土地面积达1.2万亩。

“我们已经做好了规划,要把这个项目做成第三次工业革命的现代生态产业试验区。”王世渝说,这1.2万亩土地是在大香格里拉地区规划区内。他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给记者看那块地的照片。那是一块坐落在古城河边的地段,依山傍水。

按照王世渝的设想,这1.2万亩土地原有的性质不会改变,“改变的是土地生产关系,是农村现有土地使用管理制度。”王世渝将这个变革方案的核心归纳为:在不改变土地公有制、土地性质、承包责任制,保障农民根本利益的前提下,创新性地利用土地信托流转这一金融技术,建立农村土地流转交易市场,形成农村土地集约化、规模化、产业化经营;通过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在产业链上的再造业务,引入综合金融服务,提高农业生产力水平,引进各种资本进入农业领域,帮助下游企业进入上游,着重培育各种类型、各种规模的农业产业化的龙头企业。

这一次在云南,王世渝要打造的是一个现代化的产业生态“样板间”。“在建设现代农业中应用的新材料、新能源、新技术,都将引进。”王世渝强调,这个“样板间”绝不会是由钢筋水泥围起来的一座“水泥城”。

模式逐步升级

王世渝大手笔的背后有其多年的深思与实践。2006年,他怀揣“中国农村土地信托流转改革建议”,先后走访了成都、重庆、河南、安徽等地。2009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与湖南益阳市委书记马勇一拍即合,确定了益阳的沅江市草尾镇,在那里试点。

但难题接踵而至——没有信托公司愿意接单。“当时,房地产信托的收益高达20%以上,而且有成熟模式,土地流转信托无人问津。”于是,王世渝建议,由地方政府作为信用中介,“没有信托公司,就借用其信托机制,形成一个具备信托功能的政府独资的企业来做。”益阳模式因此诞生。

然而这还远远不够。王世渝认为,益阳试点只是他全部方案的初级阶段,在这个过程中,参与者只有农民、地方政府、土地经营者,这就决定了能够产生的效益和价值不会太大,劳动生产率的提升也很有限。但这个阶段的好处是,通过对土地资源的重新规划和调整,有利于土地资源自身的优化配置,调整区域产业结构,为实现土地的规模化经营打好基础。

王世渝说,中级阶段就是农业产业化,主要引进适宜在当地(比如益阳)进行大规模产业开发的农业企业,对数十万亩的农业土地进行以农业产业化为核心的产业规划。他认为,这个规划包括农作物的产品结构、种子繁育体系、重新设计建设的水利灌溉系统;循环经济和良性生态循环设计;(,)的加工深加工、打造品牌、健全产业链、提升附加值等。“可以诞生出正大集团这样的世界500强农业企业,中国诞生出10个也不为多。”

而高级阶段,就是农村土地金融化。王世渝认为,在市场经济环境下,土地作为以疆域为界限的不可再生资源,不仅具有作为生产资料的创造价值和财富的功能,还具有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环境变化使价值不断提升的保值、增值并与货币可交换特性。因此,土地是货币的物质存在形式。

当中级阶段形成的一个又一个的信托流转的土地权益,产生出持续的、稳定的、健康成长的巨大权益收益的时候,犹如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的土地信托流转基金就会出现,这些基金将通过公开的证券市场进行发行、交易。可以想见,如果农民参与基金的投资,可以获得新的财产性收益。而大量的境内外资金进入农村土地信托流转基金市场,则将给农业产业注入巨大的资本,从而使得中国农业的科技投入、管理投入、人才投入空前活跃,终形成一个涵盖了工业、商业、科技、金融、流通的大农业产业。

保障农民利益

巨大的土地存量成为金融资产,其衍生性和杠杆价值不可估量。

对此,王世渝建议,信托投资公司可将信托财产进行专业规划,设立若干个信托财产池,如粮食作物种植土地信托、经济作物种植土地信托、综合养殖业信托、综合开发土地信托、蔬菜水果种植信托等。然后,再根据农业、经济专家和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的可行性研究,重新定位信托财产的经营方案,在不改变土地性质的情况下,面向社会公开招标投资经营者。其中,土地委托人也可以是经营者。

信托投资公司将巨大的土地信托财产经营权采取各种不同方式出租、出让后,收回的资金,不仅每年按期支付给农民,同时也可以通过各种投资组合,重点投资于低风险类固定收益证券,使农民的收益不断增加。

他还认为,信托投资公司还可以将土地使用权或未来现金收益作为资产支持,通过抵押、担保、发行债券、发行信托投资基金、发行MBS等金融产品,进行各种融资。另外,在积淀了大量资金后,信托投资公司还能以专业的有限合伙制基金管理公司方式,将其中部分资金委托给专业的PE管理,让PE投资给创业的农民;当然,信托投资公司也可以设立小额创业投资基金(10万元以下、1000元以上),帮助农民创业。

按照王世渝的设计框架,全部信托收益都归信托委托人(农民)所有。同时,在信托收益的分配上,由收益人组成的信托人委员会共同制订信托收益比例,在保证农民基本生活的基础上,适当安排建立农村社会保证基金,建立农村教育基金,文化发展基金等。由信托投资公司为农民建立社会保障体系,逐渐提高农民社会保障水平;未来信托收益增值部分,除保障农民收入和福利外,还可用于改善农民医疗、文化、社区、教育、培训条件,提高整个农民的综合素质。

,王世渝说,“无论怎样做,都不能忘记,这个制度设计的出发点和根本是保障和提高农民的长远利益。”

安徽治癫痫哪家医院好
注射美白针的优点是什么
吉林哪家研究院治白癜风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