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湖信息港

当前位置:

貝多芬的故事貝多芬為何有如此大成績

2019/05/02 来源:巢湖信息港

导读

耳聾的痛苦对于一个音乐家来讲,听觉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是,贝多芬在27岁时就患上了耳疾,30岁以后,他的耳病更加严重,由此他变得孤僻,痛

耳聾的痛苦

对于一个音乐家来讲,听觉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是,贝多芬在27岁时就患上了耳疾,30岁以后,他的耳病更加严重,由此他变得孤僻,痛苦之极,每天都在忧郁中度过。贝多芬一度绝望地想到了死。

但是,对贝多芬来说用死去解脱耳聋的痛苦显得太软弱无能了,鼓励他能坚强活下去的,是他心灵中要创作出更美更好的音乐献给全人类的强烈愿望。他发出了自己人生的强音: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休想让我屈服!虽然贝多芬勇敢面对了耳聋这一痛苦现实,但是他创作的英雄《第三交响曲》、歌剧《费德里奥》以及钢琴奏鸣曲《暴风雨》,却充分表达了他那悲痛的心境。

贝多芬45岁以后,耳朵完全丧失了听力,任何助听器都无济于事了。从那以后,他只能用笔记本来和别人交谈,无论他走在哪里,他总是默默地把笔记本递到别人面前,如果别人想要和他谈话,就把谈话的内容扼要地写在笔记本上。

随着耳聋的恶化,贝多芬往日那非凡的钢琴演奏技能,已大不如前了。可是他对自己精心创作的作品,还是想抱有解释的权利,他要求自己指挥管弦乐队来倾心发挥乐队所能到达他所需要的演奏效果,他的指挥姿势独特,以至演奏乐师们要特别留意他的拍点。贝多芬脸上的表情,充满了对自己所创作音乐的自信,他从不放过诠释每一小节的机会。

贝多芬把全部精神都投入到他的音乐活动当中,然而,事与愿违,在指挥演奏中由于听觉受限常常会产生混乱的场面。

令人记忆深刻的是贝多芬在指挥着名的《第九交响乐》时所发生的一件事。

《第九交响乐》初演时,他跟实际担任指挥的温劳夫并肩站着,偶尔做指挥动作,他面前的谱架上放着总谱,看上去好像他随着乐曲的进行来阅读谱子。而实际上,他是在随着弦乐器的弓法来猜测乐曲的进度的,他甚么也听不见。待到他指挥的时候,就像中了魔一样,一会儿高举双手,一会儿俯身,好像独自一人演奏所有的乐器,也好像一人充当合唱团的全部歌手。他的指挥形象显得有点神经质和滑稽,但大家都了解贝多芬的性格,知道他完全沉醉在优美的音乐之中。因此,无论是乐师还是合唱团的歌手乃至听众,都为他的这种行为所感动,没有一个人觉得好笑。当然,乐队的全体人员仍然按照温劳夫的指挥来演奏。当每一乐章演奏结束时,站在温劳夫旁边的贝多芬,都会由于过度的兴奋和激动而忽视听众雷鸣般的掌声,仍然忘我地背对观众呆站在那儿,旁人不能不一再提醒他向观众致谢。

当《第九交响曲》的末乐章欢乐颂合唱终了后,整个剧场都欢腾起来,响起暴风雨般的掌声。当听众第五次鼓掌喝彩时,保持秩序的警察则大喊安静。因为依照规定,皇族成员出场时用三次鼓掌礼,而演员与歌唱家出场只用鼓掌一次便可。但是,观众竟向贝多芬鼓了五次掌。可是,贝多芬由于面向乐队,竟然对观众雷鸣般的掌声一无所知,呆然的背对观众站着。站在前排目睹这一情形的一名女低音独唱演员急忙拉着他的手,转动他的肩膀,让他面对热忱的听众,贝多芬赶忙惊讶地向听众敬礼,以示感谢。

《第九交响曲》的初演获得了极大的成功。然而,贝多芬的纯收入与听众狂热的激动情绪恰恰形成反比。他只得到非常少的钱额,入不敷出。贝多芬非常失望,变得愤世嫉俗。他只有在豪情洋溢地创作中寻求着安慰。

贝多芬一直希望自己的耳朵能复聪,到了生命的一刻,他断断续续地说:到了天堂,我就能听得见了。闻者无不潸然泪下。

警世箴言

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它妄想使我屈服,这办不到。

那些立身扬名出类拔萃的,他们凭仗的力量是德行,而这也正是我的气力。

痛苦能够毁灭人,受苦的人也能把痛苦毁灭。创造就需苦难,苦难是上帝的礼物。卓越的人一大优点是:在不利与艰难的遭受里百折不挠。

一语识人

贝多芬的伟大,决不仅在于一个音乐家。他有对人生的大苦闷与精练的美丽的灵魂,他是心的英雄。他的音乐就是这英雄心的表现。

mdash;mdash;丰子恺

民间常见的偏头痛的治疗方法
急性闭角性青光眼的护理方法
手术治疗过程中青光眼的护理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