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湖信息港

当前位置:

石嘎子抓住缰绳

2020/05/22 来源:巢湖信息港

导读

石嘎子抓住缰绳,纵身跃上马背,双腿拍击马肚,打一声响亮的口哨。小枣红马四蹄翻腾,一溜烟向远山跑去。乡村来了女教师,二十多岁,花格子上衣,

石嘎子抓住缰绳,纵身跃上马背,双腿拍击马肚,打一声响亮的口哨。小枣红马四蹄翻腾,一溜烟向远山跑去。
乡村来了女教师,二十多岁,花格子上衣,蓝裤子,一条辫子黑亮亮。石嘎子趴在校长室的窗台上,听见女教师姓梅,梅花的梅,师范学校的毕业生。
前任老师调离,石嘎子所在的高年级已经停课一个月。小梅老师来了,各班将恢复上课。石嘎子喜不自胜,恨不得插上翅膀,把好消息告诉娘。
枣红马似通人性,撒了欢狂奔。山野到处是晚秋的杂色,黄一片绿一片,星星点点的红,缀在其间。迎面的风,清新而潮润,深吸一口,说不出的爽快。
娘老病复发,咳嗽不止,听到好消息,端来一盆清水,微笑着搓洗书包。
“等周末放假了,我还去乡里给你买药。”
门外传来马嘶,枣红马在院里摇头摆尾。地面上的落叶,盘旋追逐,就像一群孩子嬉闹玩耍。
第二天,学校果然发出通知,所有停课的学生,立即返校上课。石嘎子坐在前排,看清小梅老师的模样。她那么美,仿佛风雪中绽放的梅花。
“以后就叫我小梅老师吧,或者小梅姐姐。”
教室里响起孩子们清脆的笑声。石嘎子也笑了,以前的男老师总是板着脸,不苟言笑,动辄大发雷霆,而小梅老师却像姐姐似的,蔼然可亲。
学习变成一件充满乐趣的事情。期中考试前,小梅老师让每名同学自订计划,想取得怎样的成绩?如何实现目标?石嘎子订下全满分的目标。
课间休息时,小梅老师与石嘎子谈心,问道:“如果做不到,怎么办?”
石嘎子低下头,脸涨得通红。
“听同学们说,你淘气贪玩,成绩一直不理想。有信心是对的,但不能急于求成,应该一步一个脚印。”
“做不到,我教你骑马,骑我的枣红马。”石嘎子突然冒出一句。
小梅老师一愣,既而微笑,伸出柔软白皙的手,摩挲可爱的小脑瓜。石嘎子顿时感到电流注入,从头到脚,麻酥酥的。同时,强烈的自尊心,勃然而发。
“如果我做到呢?”
“嗯,那老师送你一支崭新的钢笔。”
“说话算话,拉勾!”
考试结束,成绩公布。石嘎子虽然进步很大,却距离满分甚远。按照约定,他教会了小梅老师骑马。
转眼间,进入农历腊月,严冬肃杀。期末考试后,便是漫长的寒假。小梅老师向校长借来一匹老马,准备逐个家访。校长叮嘱她,只在附近转转,老马神衰力弱,走不了远路。
二十几家访完,仅剩最远的石嘎子家。此时,已是午后,寒风骤起,纷纷扬扬飘起雪花。天色逐渐沉重,深深浅浅的云斑,从天际涌来,正在翻滚聚集。
小梅老师预感暴风雪将至,本想调转马头,返回学校。但一想,石嘎子进步神速,期末考试各门功课均在九十五分以上,应该当面表扬,也让他生病的母亲欢喜,况且山脚下的石屋,已遥遥可见。
寒风裹挟雪片和细碎的冰雹,疯狂地叫嚣。无数的干枝杈折断,在雪地上滑行,被突然转向的风卷起,在空中旋转,又被抛向更远处。极短的时间,大雪便覆盖了万物。
迎面的风雪持续冲击,小梅老师感觉窒息,脸如刀割般生疼,睫毛湿粘,眼睛睁不开。虽然穿着鸭绒棉袄,但经不住冷风侵袭,体温渐渐丧失。
她摘下手套,揉了揉眼睛,看清石屋方向,然后用脚拍打马肚。老马鬃毛上挂满冰凌,喷着粗气,无精打采地缓行。
终于来到石屋前,嘎子娘戴着狗皮帽子,裹着厚棉袄,双手抄袖,靠在背风的外墙上,翘首张望着。见小梅老师骑马进院,她连忙顶着风雪,迎上前去,扯紧缰绳,扶老师下马,推门进屋。
屋子里暖意融融。小梅老师一边抖落雪块,一边说:“阿姨,您知道我要来?”
“没想到这样天气你会来。”嘎子娘毫不掩饰焦虑,“嘎子去乡里给我买药,到现在还没回来。”
“什么时候走的?”
“中午。”
小梅老师看一眼手表,已近下午三点。按理说,也该回来了。暴风雪突然来临,石嘎子不会出危险吧?
嘎子娘不停地咳嗽,眉头拧成疙瘩。贼风钻进窗缝,发出阵阵尖利的响声。小梅老师坐立不安,执意出门寻找,嘎子娘拦也拦不住。
暴雪织成巨大而细密的网,从天空交错扯到地面,仿佛天地之间,都被白色充盈。狂风刚猛有力,老马摇晃身子,踉踉跄跄,艰难地迈动脚步。小梅老师一直向北去,那是通往乡医院的必经之路。
到处是雪,土路早已面目全非。树林之间的空场,依稀可辨大致路线。前方一片模糊,看不见人影。
“石嘎子,你在哪儿?”小梅老师一声声呼唤着。然而,声音很快淹没在怒吼的风中,细如游丝。
你在哪儿呀?辨不清是雪粒融化的水,还是急切的泪水,眼缝里似乎闪烁着晶莹的亮光。在亮光里,那一处高岗上,一个黑点若隐若现。
“快啊,快!”小梅老师催促老马。她想用脚拍打马肚,腿却麻木迟钝,好像两根木桩悬在身下。皮手套冻得发硬,攥着缰绳的手,保持握势,有点不听使唤。
黑点渐渐近了,变大,将要显出轮廓时,老马轰然倒下。小梅老师猝不及防,被重重摔在雪地上。她一骨碌爬起来,忽然想到校长的叮嘱。
老马的眼珠流露出绝望,鼻孔喷出的白气,渐渐弱了,最终完全消失。大风推着积雪,将它裸露的身躯悄然掩盖。
小梅老师趟雪前行,一步步靠近高岗。那黑点左右移动,原来是石嘎子的小枣红马。
“石嘎子……”声嘶力竭的呼喊,在雪网中穿梭。
高岗的陡坡下传来微弱的应答:“老师,我在这儿——”
小梅老师又惊又喜,循声奔去。不料,脚下被石块一绊,整个身体扑倒在雪中。她不顾一切爬起,跑到陡坡边缘。这是一个碗状的凹地,石嘎子趴在坡壁上挣扎。
“你怎么掉这里了?”
“赶上暴风雪,我想快点回家。枣红马爬坡的时候,脚下打滑,把我甩了下来。坑里都是雪,我爬不上来了。”
“怎么办啊?”小梅老师束手无策,再这样下去,石嘎子非冻坏不可。
对了,老马的鞍袋里有一截绳子。
“等我一下。”小梅老师返回原路,取来绳子,一头垂下陡坡,一头系在枣红马上。
可是,绳子太短,枣红马的蹄下也是斜坡,拉拽几次,只是打滑。雪越踩越厚实,越踩越光滑。小梅老师担心,枣红马空使蛮力,也会坠下陡坡。
她摘掉硬壳手套,死死抓住绳子,脚下蹬着一块岩石,拼尽全力往上拉。就在石嘎子攀上坡顶之际,绳子突然断开,小梅老师不由自主地后退仰倒,后腰正撞在雪中的石块上。
“老师,您怎么了?”石嘎子跪在她身旁,带着哭腔问。
小梅老师试着坐起,下半身却动弹不得。剧烈的疼痛,令她明白,自己的腰椎折了。
“您起来啊,我们回家!”石嘎子握着老师冰冷的手,失声痛哭。
天色愈发阴沉,呼啸的北风肆无忌惮,雪片冰粒劈面打来。气温越来越低,山野默默屈服。
“我起不来了。你快走,不然,我们都会冻死在这里。”
“不行,我要跟您一起走!”石嘎子架起老师的胳膊,硬要把她扶起来。
小梅老师惨叫一声,石嘎子连忙松手。
“你是我的学生,就要听我的话。骑上马,快回家,让大人们来救我。”
“老师……”石嘎子不肯离去。
“你不听话,以后别叫我老师!”
石嘎子泪流满面,翻身上马,看一眼老师,然后策马而去。
小梅老师躺在雪地里,天空近在眼前。她尽量保持清醒,可是每一根神经仿佛都僵硬了。雪花捂住了她的眼,风儿唱起了催眠曲。
当她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
石嘎子听说小梅老师瘫痪了,手指和脚趾大多坏死,只能截掉。消息传到学校,教室里哭作一团。
术后恢复期,石嘎子进入病房,没等说话,便泣不成声。小梅老师苍白的脸上,露出以往甜美的笑。
“不哭,老师挺好的。你把抽屉打开。”
石嘎子打开病床前的抽屉,里面有一支崭新的钢笔。
“同学们问,以后您还能做我们的老师吗?”
“当然了。老师站不起来,就坐在黑板前给你们讲课。老师还有两根手指呢,一根拇指,一根食指。真的很幸运,它们能稳稳地捏住粉笔。”

共 29 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感人的佳作,写的是一位女老师在乡村支教,待学生和蔼可亲,如邻家姐姐,对学生关怀备至,使学生的成绩突飞猛进,还为了让学生生病的母亲得知儿子的好成绩而高兴高兴,冒着风雪坚持家访,更为了救学生脱困,受了严重的伤,导致终身瘫痪,而双手仅剩拇指与食指的她,依然心系学生。作者文笔流畅,故事生动感人,正能量佳作,力荐欣赏,祝创作愉快!【编辑:尚林夕】【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6090818】
1 楼 文友: 2016-09-07 07:16:14 欣赏佳作,祝创作愉快!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2 楼 文友: 2016-09-14 1 :44:04 快快打开电脑别忘了,大型文学网站江山文学网我阅读了美文的作者,明晚中秋圆月把大地照亮,相隔万水千山送给老师一个祝福:祝福老师中秋节快乐!万事如意!安徽男科医院哪家好
贵州十佳白癜风医院
阜阳治疗男科费用
滨州治疗白斑的医院
驻马店治疗白斑病费用
廊坊治疗白癜风方法
太原治疗白癫风医院
鞍山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