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湖信息港

当前位置:

还不承认你们一直高估了韩寒多瓦

2020/09/17 来源:巢湖信息港

导读

还不承认,你们一直高估了「韩寒」大年初五,派爷继续聊院线片。飞驰人生怎么都不该绕过。因为它的导演是—韩寒讲韩寒。因为

还不承认,你们一直高估了「韩寒」

大年初五,派爷继续聊院线片。

飞驰人生怎么都不该绕过。

因为它的导演是—

韩寒

讲韩寒。

因为他是许多八零、九零后成长的平行符号。

那就先聊聊,他的《飞驰人生》吧。

目前,豆瓣7.0分。

和他的前两部作品的口碑,基本持平。

但观众缘奇好。

不光票房涌入春节档前三甲,购票网站评分也近9。

派爷猜八成是因为这片,“三点齐全”。

沈腾的喜剧担当+尹正的妩媚担当+段子手韩寒。

让影片有笑点。

而这个关于中年危机的体育励志题材,也很容易感染到观众。

贡献上泪点。

片尾那段在华语中不多见的重头赛车戏。

又是大燃点。

这段,也是中派爷最喜欢的部分。

韩寒,毕竟还是一位一流的赛车手。

关于赛车的细节,自然毫不含糊。

不管是组装赛车的硬核动画,还是巴音布鲁克赛道的拉力比赛,尽显专业和热爱。

市场上的成功,再次证明韩寒不像中的主角张弛—

会在被禁赛五年后,怀疑属于自己的时代彻底过去了。

出道二十年,韩寒还是能成功地捕捉到时代趣味。

但“笑、泪、燃”都不是《飞驰人生》给派爷的直观感受。

放心,派爷会给你详细拆解。

中笑点、泪点、燃点,是有。

但派爷觉得,它们只是有而已。

派爷对这个主线故事,其实就有些失望。

它太过稳(tou)重(lan )以至于都有点老气了。

一个标准的东山再起的励志故事:

张驰,曾经是五连冠的拉力赛车手。

因为开快车被禁止五年不准参赛。

拥有的一切,随之烟消云散。

禁令期满,张驰找到曾经的难兄难弟。

克服艰难,重返赛道…

听着很熟悉对吧?

但派爷没想到整个故事线,就真的简单到一直在重复着“困难-克服-困难…”

喜剧包袱,很刻意地埋在这个模式里。

例如为了拉赞助,张弛先后找成功学、参加真人秀的二个片段。

除了贡献一两个笑点,对剧情并无实质性推动。

这些喜剧包袱的呈现,也太过单一。

前一秒,张驰信誓旦旦地说:过了这道门,我就是回来了。

后一秒:张驰脱到只剩内裤,过安检。

开快车?车子炸了。

比赛赢了?只是打嘴炮。

和林臻东来场英雄对决?那只是儿子张飞的幻想…

可能截出一个片段,还算一个吸引人的预告片。

但这么成堆地放在里,效果可能还不如正儿八经地拍。

为了强行铺梗,角色塑造也得到了损害。

不管是赛车手和领航员之间的关系,还是张驰父子的感情,其实都大有文章可做。

但大部分角色都很苍白,仿佛就只是为一个笑点而生。

而后半段,又成了一部颇为严肃的赛车运动片。

大概也是因为赛车这项运动,真的不太适合做喜剧。

影片风格前后断裂,也就算了。

拉力赛开始时,影片又陷入莫名其妙的比赛解说模式。

将之前苦心营造的代入感,彻底摧毁。

以至于最后张弛的抉择,变得无从理解。

原因在哪里?

导演功力,肯定是一部分。

布局谋篇上的捉襟见肘,是韩寒写作时代就有的短板。

让他不得不多用文字的机巧(埋梗)来掩盖这点。

而第二个原因,就是韩寒变了。

几乎失去色彩的影片后半段,就说明了韩寒未必就是个喜剧导演。

他也不会不懂,那些喜剧梗对角色、感情的损害。

但这毕竟是一部贺岁。

在《晓说》里,韩寒谈到投资和压力,会让自己睡不着觉。

这位昔日的独行侠,现在要扮演一个稳妥的合作伙伴。

这也解释了《飞驰人生》为何走了最稳妥的路线。

为了市场的最大化,强行喜剧。

再回头看韩寒的从影经历,其实一直都是“稳扎稳打”。

后会无期还偏重文艺咖,乘风破浪的选角就已经偏重了流量。

到了《飞驰人生》更是用起了导演“商业野心上的试金石”—沈腾。

当韩寒越来越懂得商业路数,在逗乐观众、调动情绪上越来越达标。

许多人是否记得,韩寒,曾经的形象?

教育的反叛者、青年意见领袖…

那本杂志,很敢讲。

所以也就活了一期。

韩寒在序言里,写下这样的句子:

但总有一些世界观,是呵呵地矗在那里的。无论多少的现实,多少的打击,多少的嘲讽,多少的鸽子都改变不了。我们总是要怀有理想的。世界是这样的现实,但我们都拥有处置自己的权利。

每个字里面都是少年气。

最有意思的是里面有一篇《好疼的金圣叹》

文风辛辣,极具嘲讽之能事。

谁也不知道,《独唱团》如果没被腰斩,这群人现在成了什么样。

9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中文传播语境,都发生了几轮迭代。

或转型:远离“启蒙事业”成为被商业收编的正规军。

这样看,韩寒其实还好。

他只是不再写书了。

却也早不犀利了。

对于自己的变,韩寒肯定也无奈。

比如从他的一些采访中,我们能探寻到他为何不写杂文了:

我觉得该写的都写了,所有悲剧其实是在重复上演,但我也不能重复写啊,因为写对自己的文字是有要求的,你所有用过的词汇不能再用了,你总不能说这个地方参看去年写的文章吧?

悲剧只是换了个主角,但形式都一样,而且写来写去,这个悲剧为什么会发生,无非就是xx这些原因。

在他看来,自己的写作已经成了“重复启蒙”。

他的受众,永远都还是那些。

而放弃写小说,是因为觉得阅历已经撑不起一部好小说。

这说明什么?

韩寒,骨子里不是一个理想主义的卫道士。

文学,太费劲了,可以放弃。

而真正的卫道士,就算再难还是会扛。

被淹没、被遗忘,在卫道士眼里,反而是一种荣耀。

聪明人高晓松都说,韩寒太聪明了。

这种聪明,让韩寒只能一直是实用主义者。

在合适的阶段,扮演合适的身份。

而现在他有了孩子,步入中年。

一方面,会承认自己青年时的不足。

另一方面,也更“务实”:

他必须很懂观众想看到什么,要找来大家想看的脸。

飞驰人生的结尾,很多人看了觉得燃。

但派爷观感,恰恰相反。

韩寒先用了相当多的笔墨刻画了中年危机群像。

一句“我不是想赢,只是不想输。”

但让张弛赢,太鸡汤,韩寒不屑。

让张弛输吧,太弱鸡,韩寒不愿。

于是就来了个“末日狂花”“升华”了一切。

派爷知道,韩寒想借此表达追梦的热血。

可实质上,这种处理完全经不起推敲。

一是,韩寒完全没有为张弛的选择,铺垫够足够的张力。

末路狂花里的两个个性鲜明的女主角,杀了人,被一群警察追到悬崖边。

并且即便他们回到家,也还是面临男权社会的重压。

这才有最后一刻的惊艳时刻。

相比之下,张驰并非无路可去。

弱化的角色困境,和角色一贯的行为逻辑。

都让张弛犯不着突然去“末路狂花”。

二是,张弛其实是为了所谓的梦想、尊严。

抛弃了领养的儿子、没尊重伸出援手的对手、更忘了赞助他的大哥…

是一种相当儿戏化的尬燃。

没有谁的中年危机,可以用这种极端的热爱,和这种儿戏的方式化解掉。

应该说,从韩寒用稳妥的路线拍开始。

这个结局,就注定是糊不圆了。

因为角色既要为喜剧负责,还要为最后的悲壮负责,太难了。

即便自己已经被生活改变,他还是要借作品一些常规。

但呈现的效果就像,一个囚笼中的鸟,催促着别人去飞翔。

中张弛还对孙宇强这么说过:

而如果韩寒足够有勇气,就不会让张弛那样结束。

而是该告诉观众:

你成为了一个落魄的中年人,也是一种故事结局。

并不是重新赢回胜利,甚至说不顾一切夺回尊严,才能算是故事的结局。

而现在这个结局,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

都像是讨好观众而制造的廉价感动。

在中,韩寒也塑造了唯一的反派:

追不上的时代。

韩寒本来也该过时了—

新概念培养的那批作家,都过时了。

博文没人看了,公知偃旗息鼓了,市场倒是在膨胀。

所以韩寒转变了,并且证明了自己是一直能跟着时代。

但当时代成为唯一的对手,对每个参赛者而言,都是埋下了一口陷阱。

因为对手不是一下子就能看清,我们很可能不知道怎么出拳了。

也不会想到去自己了。

韩寒是这个时代里,正在成熟的喜剧工匠。

这件事本身,让人笑不出来。

因为他曾经是时代的潮头、时代的批判者、反思者。

飞驰人生证明不了太多。

恐怕只能证明韩寒是个热爱赛车的人。

在所有的韩寒中,也一直有去世的赛车手徐浪的影子。

当这份韩寒情节和中年危机融合在一块,很多评论高潮了。

将解读出可贵的少年气云云。

真的有吗?

一个老气的故事,一个讨好观众的道理。

少年气,在哪里?

从这点看,韩寒或许一直在被“高估”:

杂文时代,他被奉为公知。

但韩寒知道自己在消费时代。

时代,人们总热衷于拿他同郭敬明对比。

似乎就能对比出某种更理想的主义。

但。

我们真的高估了他所能担起的期望。

如果他塑造的张弛,人物动机真的站得住脚。

那韩寒也应该认同角色身上的那份义无反顾。

他应该会继续向问题开炮,或者早早地退出纷纷扰扰的名利场。

韩寒聪明,没走这两条路。

他不再奢望捞起别人,而是退而求其次,坚守住自己热爱的东西。

想想我们自己身上的改变,更能懂他的转变。

哪个少年,会理所应当地接受大人给的世界?

但大人多少懂了:

任何现象,都有一定存在的理由。

阅历让韩寒对生活有了新的理解。

有人说他变得“温柔”了,更“包容”了。

意思大家都懂,也没什么不能理解。

只是再让这样的韩寒,去说少年意气。

恐怕也是“为赋新词强说愁”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韩寒

韩寒(1982年9月23日),生于中国上海金山。中国职业拉力赛及场地赛车手、作家、《独唱团》杂志(现已停刊)主编,并涉足音乐创作。1999年“新概念”作文大赛以《杯中窥人》获一等奖。1999年3月韩寒开始写作小说《三重门》。现为上海大众333车队职业赛车手。2010年4月韩寒入选美国《时代周刊》“全球最具影响力100人”。2011年12月23日至26日,韩寒连发《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三篇博文,简称“韩三篇”,引发网络论战。2012年初,韩寒被麦田及方舟子等人质疑作品有人代笔。2013年,他出版《一个:很高兴见到你》。2014年7月24日,韩寒执导的电影《后会无期》上映。2017年1月2日,韩寒执导兼编剧的电影《乘风破浪》上映。

卒中高血压可以治好吗
卒中高血压可以治好吗
单片复方降压药可以长效降压吗
缬沙坦氨氯地平片(Ⅰ)与氨氯地平贝那普利片Ⅱ的区别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