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湖信息港

当前位置:

无尽丹田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灵符我多的是

2020/01/16 来源:巢湖信息港

导读

无尽丹田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灵符我多的是别人对太上长老敬重不已,说话低声下气,态度恭敬,但对聂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蚩尤老祖给一

无尽丹田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灵符我多的是

别人对太上长老敬重不已,说话低声下气,态度恭敬,但对聂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蚩尤老祖给一张灵符就等于承认是塔主了,简直就是偷换概念,胡扯八道!

“你说什么?难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游艺太上长老脸一下涨红,额头上青筋乱蹦。

身为驱修塔太上长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何时被这样骂过!

“敢杀我?你动手吧,只要你敢动手,你所谓的这个鹿乾塔主,绝对会比我死的更快!”

聂云淡淡一笑,捏住鹿乾的手指暗暗加力。

咯吱!咯吱!

鹿乾原本就难看的脸色变成了茄子,似乎只要他再次用力,绝对会一口气上不了,直接断气死亡。

“你……”

见对方不在乎他的威胁,将鹿乾抓的死死,游艺太上长老全身气得发抖,却不敢动手。

虽然对于鹿乾的性命,他并不在乎,但鹿乾一旦死了,他的所以计划都会泡汤,不得不谨慎行事。

“安擎,这位聂云是你的人吧,还真好大的威风,敢对蚩尤老祖认定的塔主这样无礼,你们难道想公然叛出驱修塔?”

就在游艺太上长老两头为难的时候,一个冷哼响了起来,斥封太上长老凌空走了过来。

他双眼紧盯着聂云,带着浓浓的杀机,似乎只要他露出破绽,就会毫不留情的出手。

“好大的帽子。你说这位鹿乾是蚩尤老祖认定的人,我还说聂云是呢?空口无凭,没有证据。怎么说都行!”

安擎长老见事态闹得无法挽回,也飞了过来。

原本的塔主之争,很快演变成八大太上长老的派系之争。

“你意思是我假传蚩尤老祖的决定了?安擎,看来你的胆子还真不小!蚩尤老祖的性格你不是不知道,如果这话给他老人家知道,不知会做何感想?”

斥封长老冷笑连连。

“这……”

听到这话,安擎长老犹豫了一下。额头上冒出冷汗。

蚩尤老祖虽然是个神兽,但智慧不比人低,又是驱修塔先祖北斗星君的妖宠。拥有极高的地位。

再加上驱修塔历次危险,它都出过手,拥有极高的声望,人人都将其当做老祖对待。对它做出的决定。没人敢质疑。

谁敢质疑,就等于和老祖作对,别说蚩尤神兽不放过,就算整个驱修塔的高手都会觉得大逆不道。

看斥封长老说的有板有眼,万一这个鹿乾真是蚩尤老祖定下的塔主,现在将其打的如此凄惨,给老祖知道,麻烦就大了。

“哼。还不放开鹿乾,敢对老祖定下的人无礼。老祖亲临,我看你们谁担得起!”

斥封太上长老甩手。

“聂云,先将他……放下吧!”踟蹰片刻,安擎向前一步。

“好吧!”对于安擎长老,聂云还是比较认可的,见他发话,懒得解释,手腕一抖,便将鹿乾扔了出去。

身在空中鹿乾还想运转仙力平稳的落下来,谁知体内一股暗劲旋转,全身像扎了针一般疼痛,一口气提不上来,重重摔在地上,说不出的狼狈。

众人看到这个所谓的未来塔主如此狼狈,想笑,却有不敢笑出来。

人人尊重强者,聂云用最直接暴力的手段获得了胜利,众人心中,认可他当塔主要比认可鹿乾多得多。

“鹿乾……”

看到众人表情,游艺太上长老如何猜不出他们想些什么,脸色难看,连忙走了过来将其扶起。

“我没事!”站起身来,气息畅顺了许多,鹿乾这才吐出一口气。

“没事就好,还不将蚩尤老祖给你的蚩尤灵符取出来,确认你才是老亲定的塔主人选!”

斥封太上长老知道现在的情况,耽误时间越长越会受到质疑,连忙挥手。

“是!”

失去压制,鹿乾全身轻松了不少,手指一点,一张灵符瞬间被激活,露出让人惊恐的气息。

正是当初蚩尤神兽给的那张蚩尤灵符!

“安擎,胥扬,这张灵符你们看看是不是真的!”斥封长老看了众人一眼,态度傲慢的道。

“这……”

安擎、胥扬两位太上长老向前走了几步,仔细看了一眼,最后同时点头。

“这的确是蚩尤老祖亲自炼制的灵符!”

这种灵符,是用蚩尤神兽特有血脉炼制而成,别人模仿不来的。

“是就好,蚩尤老祖亲自给他灵符,就是要他成为塔主,镇守四方,消除一切反对的声音,怎么,安擎长老是想违抗老祖决定呢,还是听从?”

斥封太上长老冷冷道。

“这……安擎服从老祖决议!”安擎长老咬了咬牙,最后只能点头。

虽然他是太上长老,权利极大,但对于蚩尤老祖的决定,还是没资格反驳的。

“承认就好,那现在我宣布鹿乾成为我驱修塔第二任塔主……”见他同意,斥封太上长老哈哈一笑,环顾一周,放声大喝。

啪啪啪啪!

他的话语还没结束,一个鼓掌的声音响亮起来。

“你叫斥封是吧,没想到你还挺能说的,废话连篇不说,居然能颠倒黑白,如同放屁,还真让我大开眼界!”

聂云一边鼓掌,一边笑着走了过来。

“你说什么?”

斥封太上长老话说了一半,就被打断,头上的青筋立刻跳了出来,双眼赤红。

“我说你说话跟放屁没什么两样,怎么,不服气?”对他的怒火,聂云毫不在乎。

嘶!

台下众人见聂云对驱修塔第一太上长老敢这样说话,全都倒抽一口冷气。

驱修塔一直没塔主,老祖蚩尤又经常出现,斥封太上长老行使塔主权利,地位极高,平时在他面前大气都不敢出,现在当众骂他放屁,这少年胆子也未免太大了!

“安擎,这小子侮辱我,今天要说不出理由,别怪我翻脸!”

斥封太上长老眼角跳动,拳头捏紧,并未直接动手而是看向安擎。

他知道聂云是安擎太上长老请来的人,一旦动手,对方肯定出手救援,所以先将话说死。

“你也不用来这些激将法,真要动手,你和这几个废物捆到一块我也能随手捏死!”聂云还不待安擎说话,随手指了一下。

游艺长老等他派系的人全部在列,听到如此轻视,一个个眼睛赤红。

其实聂云说的没错,单独的他恐怕无法战胜斥封太上长老,但融合小龙血脉后,实力暴增,他们几个加起来也肯定不是对手!

否则,也不可能单臂擒蚩尤了。

“好,好!希望你能说出妥善的理由,否则,今天我倒想领教一下,什么样的底牌能让你如此张狂!”

斥封怒极而笑。

“和他费什么话,我游艺今天就想看看这小子到底有何依仗!”

游艺太上长老一声高呼,就想出手。

“来啊!”

聂云双目一扬,射出一道金光,带着不容置疑之意。

看到他自信的样子,游艺太上长老脸色一僵,不知该不该动手了。

对方能有这样的自信,说明真有可能将自己打败,要是他也和刚才的鹿乾一样被人捏住脖子吊起来,这个太上长老也不用继续做下去了!

“哼,我要听听你能说出什么理由,说不出来,我就不客气!”犹豫了一下,游艺太上长老大言不惭的给自己找退路。

“呵呵!”听到这话,聂云知道他被震慑,为了面子,死撑着,也就懒得追究,看向斥封太上长老“拥有一枚蚩尤灵符,就是蚩尤神兽认可当塔主了,这种情况算不算蚩尤神兽认可我当六道之主了?”

手腕一翻,空中十几张灵符飞了出来,每一张都和鹿乾拿的那张一样,散发出浓浓的威严。

“这玩意,我多得是!”聂云淡淡道。(未完待续

莒南县人民医院
广州军区机关医院怎么样
白癜风医院东莞哪家好
山东看牛皮癣多少钱
治疗牛皮癣新疆哪家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