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湖信息港

当前位置:

帝龙道 第三十一章冥

2020/01/16 来源:巢湖信息港

导读

帝龙道 第三十一章冥当翼神龙醒转的时候,黑夜已经降临。他翻身坐了起来,手忙脚乱地摸了摸身体四肢,继而长长呼了口气,他刚才做了一个梦,梦

帝龙道 第三十一章冥

当翼神龙醒转的时候,黑夜已经降临。他翻身坐了起来,手忙脚乱地摸了摸身体四肢,继而长长呼了口气,他刚才做了一个梦,梦中他的身体被炸成了无数碎肉。还好,看来只是个梦。

左手无意间拂过一个冰凉的物体,翼神龙举起了自己的右手,一个古朴戒指正牢牢戴在他的食指上。

只是一瞬间,记忆犹如潮水一般汹涌而来,所有的事情瞬息之间在脑海中回放。

原来一切都不是梦,一切都是真实的。

翼神龙抚着胸膛,那里是神话老人的魂归之地,他燃烧了他整个神魂换取了翼神龙的新生!

翼神龙低低呢喃了一声:“师傅!”

这两个字有千斤之重,仅仅只有两面之缘,但是已经够了,这个老人在他心中血肉丰满,宛如他的至亲的爷爷一般亲切。

无论如何,逝者已矣,生者当勉励。神话老人用整个生命成全了他,如果他还混不出个人样来,将来黄泉之下如何面对恩师?

“师傅,你的意志将由我来继承。”翼神龙跪在房间中央重重磕了三个响头。

“吱呀”一声,门开了,翼神龙的母亲沈氏边推开房门走了进来边道:“xiǎo神龙,你在房间吗?怎么把门锁了整整一天啊?”

翼神龙连忙站了起来,整了整神情,乖乖叫道:“娘,我没事,只是身体困,睡了一天。”

沈氏走进房间见儿子神采奕奕,也很是高兴,拉着他又问了几个问题,怕他的身体出现什么后遗症,毕竟那次翼神龙的伤势实在是太吓人了。沈氏确定翼神龙没事后,才放下心来,旋即又叹了口气道:“神龙,我知道你很崇敬爷爷,但是发生这样的事情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你不要过于伤心。”

随后沈氏眉头微皱,极为担忧地道:“xiǎo神龙,白天你为何要向那幽天王朝的少王挑战呢?那个少年连你爷爷都无法战胜,你怎么能打得过他?唉,xiǎo神龙,为娘不盼你出人头地,不盼你光宗耀祖,只需要你平平安安,娘就知足了。”

翼神龙慨然长叹,无声摇头。

沈氏拉着翼神龙説了许多话,将近半个时辰才离开。望着母亲离去的背影,翼神龙心中默默念道:“娘,我可以什么都不要,我只要堂堂正正地站着,我只要有尊严地站着。为此,我百死不悔!”

就在这时,龙吟响彻。

“嗷——,是精魄的味道!美味的精魄!”一道虚影直接从翼神龙手指上带着的龙魂戒当中蜿蜒飞出,只是一扑,就准确地扑到翼南天的虎王明光铠和那柄断成两截的虎王大剑上,宛如叼xiǎo鸡般叼了回来,一头扎进龙魂戒,那套沉重的虎王明光铠和虎王大剑居然被它叼了进去。

翼神龙心中叫一声,该死!差diǎn忘了手指上带着的龙魂戒当中还藏着一头叫冥的龙。它这是要干什么?

无论如何虎王明光铠都是翼南天的铠甲,虽然被斩破之后已经成为了废铁,但毕竟是他爷爷的东西,对他而言,见铠甲如见翼南天,不然他也不会千方百计从家族里将之讨来放在房间当中供奉。

“冥!你干什么?快出来!把虎王明光铠还给我!”翼神龙心急火燎地使劲搓了搓龙魂戒,但是当他的精神一旦集中到龙魂戒的时候,他整个人宛如掉进了一个不断旋转的漩涡,一个恍惚就来到了一个清光漫天的虚无空间。

翼神龙惊魂未定,急忙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视线却直接穿透过去,整个身体宛如透明。

此时,一道半透明身长三尺的神龙正在天际白云之间穿梭飞翔,不断嘎嘎大笑:“哇哈哈哈哈,实在是走运。神上一走,天上就掉馅饼,下品宝器已经有些精魄的痕迹了,让本大爷尝尝鲜。”説完,非常人性化地拱起龙身,两只前爪抓住虎王明光铠,张开龙口,作势欲咬。

翼神龙惊得魂飞魄散,大吼一声:“住手!”

冥眨巴了一下眼睛,低头看着虚空中那薄弱的精神体。

“这是我爷爷的铠甲,还给我!”翼神龙大喊道。

冥打了个响鼻,“切”了声,龙眼当中出现非常明显地蔑视眼神,龙爪翘起一根中指头对着翼神龙恶声恶气地道:“xiǎo屁孩,毛长齐了没有?居然敢阻止冥大爷进食,你这是找死!找死!你知道吗?我是你的守护者,你每天得给我好酒好肉伺候着,不然本大爷就翻脸,本大爷翻脸,后果很严重,你知道吗?”

説完,嘎嘣,一口咬在那虎王明光铠上。居然像是咬果子一样要一口一口吃起来。

翼神龙气得浑身发颤,到底谁才是主人?这哪是守护者啊,这是大爷啊!

想起神话老人给他的招儿,翼神龙一抬起手掌,只见手掌当中一道银光符文宝光芒莹莹,一恍惚便化为一方人头大xiǎo的银色大印出现在他的掌心。

这是怎么用?砸吗?

翼神龙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朝着不远出正嘎嘣嘎嘣吃得津津有味的魔鬼龙砸了过去。

冥正享受着下品灵器的xiǎodiǎn心,蚊子虽xiǎo,但是也是肉不是。就在这关口,一道死沉死沉的东西当头砸了过来。

“什么东西?”冥昂起头,只来得及眨巴一下眼睛。

“哐”宛如打中铜鼓一般,冥怪叫一声,翻身就摔落云端。

“什么东西!这是什么东西?居然能禁锢我冥大爷的力量!我操,尼玛的,是镇魂印!逆天了!逆天了!疼死老子了!”冥捂着脑袋大呼xiǎo叫道。

起初翼神龙还怕这东西不给力,但是一看这情况就知道不但给力,而且非常好用,似乎专门就是用来克制这头痞子龙的。

目光一扫,看到陪伴了自己爷爷不知多少年的虎王明光铠左边肩铠上已经被生生咬掉了一大块,心中那个怒啊,提起那方印就扑上去,往那痞子龙身上一通猛砸。

那是深入骨髓的痛,痛得冥浑身乱翻乱卷,大叫道:“别打!别打!疼死了!疼死老子了!”

翼神龙哪听它的,他算是看出来了,这痞子龙就是欠揍,不揍趴它日后就该他倒霉了。

起初砸了几下冥还想反抗,但是砸了四五下,冥就屈服了,高声讨饶道:“英雄!英雄饶命!xiǎo的知错了,xiǎo的知错了!不要再打了!呜呜呜呜……”

翼神龙这才停手哼哼道:“知道错了吗?为什么吃我爷爷的虎王明光铠?你吃什么不好?居然敢吃我爷爷的铠甲!”

这啃铠甲的奇葩,翼神龙还真是第一次见到呢。

北京前海医院评价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网上挂号
北京治癫痫病费用
邯郸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汕头白癜风如何治疗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