巢湖信息港

当前位置:

一个命运不吉被视为不测的女人

2020/05/22 来源:巢湖信息港

导读

摘要:一个命运不吉被视为不测的女人,却改变的生活,究竟是什么让她得到改变。。。。。。。引人深思。 丫妹和春伢子好上了。名正言顺。春伢子爹妈死

摘要:一个命运不吉被视为不测的女人,却改变的生活,究竟是什么让她得到改变。。。。。。。引人深思。 丫妹和春伢子好上了。名正言顺。春伢子爹妈死活不答应。
有人传言,说相面先生讲过,丫妹右耳根下一块胎痕,克夫症兆。以后,不知是谁个男人会倒霉透顶。紫色。闪亮的。铜钱大。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春伢子却根本不计较,千方百计,背着自己爹妈要和丫妹亲热。丫妹理亏似的,常常躲躲闪闪。没有不透风的墙。一天,春伢子爹妈当着丫妹面,把春伢子这续香火的独苗苗痛打一顿,还指桑骂槐的数落了一通,骂丫妹是狐狸精一个。
春伢子气不过,第二天就下了深圳。爱唱爱跳的丫妹在家里静静躺了三天,一滴茶水都没沾。丫妹和春伢子原来就读于同一所高中。丫妹,校文体尖子;春伢子,校球队队长。两个人情有独钟,准备一起考上大学,到毕业后结为秦晋之好。谁知运气不济,双双都落下榜来。
几个月后,丫妹被爹妈作主,嫁给了在珠海搞建筑的一个工头。工头有钱,很阔绰,但“二婚”。结过婚,有孩子。老婆比丫妹大二十三、四岁。那工头为显示慷慨,一甩手给丫妹爹妈八万元。钱能通神!丫妹父母竟一口气答应了下来。结婚那天,一长溜小车风风光光,嫁妆一斩儿齐整,全现代化的名牌。亲戚朋友几十桌。好气派,多威风啊!谗坏了不少帅哥,羡慕死了许多靓妹呀!丫妹的出嫁,像一颗原子弹爆炸,大山旯里还真豁亮了一阵子。人们象看西洋镜似的,簇拥着,看热闹。
春伢子一出三年。给丫妹五天一信,十天一笺,却泥牛入海。他明白,牛郎织女被王母银簪割断了。春伢子在一个外企里受到老板赏识,做上主管,春风得意,还娶上一个貌美的外省女子。好景不长。三年后,老板经营无方,企业破产,倒闭了。树倒猢狲散。春伢子跑了好几个厂,也找不上称心工作。他决定回到家乡干一番事业。他的那个女人属飞鸽牌的。一听到春伢子要回到乡下那穷乡僻壤的地方去,就缀着别人屁股后面,和春伢子“拜拜”了。春伢子沮丧的回到家乡。
说来真巧。几年不见的丫妹,一心做阔太的日子没多久,那工头竟然车祸死去。这桩婚姻便宣告结束,但正应验了算命先生预言。好话不出门,恶话传千里。一下子,传得沸沸扬扬。丫妹死了老公,如同宽带网上电子信息,传遍山里山外。老少皆知。她自怨自艾,回到娘家。村里人推波助澜,纷纷说,这个丫妹真作孽,一场好事都当做傩愿还。吃亏那块发紫的胎痕,害苦了她。丫妹象一个“非典”病人,带来至命病菌似的,人们都远而避之。见他走来,早躲开了。没招谁,惹谁,甚至遭到有人暗地唾骂。她父母亲仿佛养了这么一个罪孽的女儿,自作自受。人前抬不起头,说不起话。丫妹简直成了血债累累的杀人犯,遭到大赦,灰溜溜的跑到人间来似的。这样大的村庄,几乎容不下她。人们要置她呆不住,守不宁才罢休。人言可畏啊!众人的口水,铺天盖地,要将这个弱小女子淹死。否则,那就是大逆不道!丫妹,是鲁迅笔下的祥林嫂再现!鲁镇的。那个可怜兮兮的。鲜活的。被那旧世道活活吞噬掉的。她,凄凄惨惨,成天到晚,做贼一般,逢人矮三分。躲躲闪闪。委糜不振。哥嫂骂,爹妈烦,众人嫌。她恨不能地下有孔钻进去,或者,一死了之,自在坦然。说起以前的丫妹,双十年岁,窈窕淑女,棱角有致,红白相间,凹凸分明;那才标致!人们都夸她说,山中飞凤凰,人间赛貂婵。现在,哪能算得人样儿。呆滞。憔悴。问她话,只傻笑,少言语。头不梳,面不洗,恍若疯颠人,形如古时木乃伊。二十几岁,嫩秧秧一个,看上出好似步入不惑之年,地道邋遢村妇。
一个夏天的傍晚,四周朦朦胧胧。几颗稀疏的星星散布天庭,眨呀眨的,俏皮极了,象蓄谋已久,偷窥秘密似的;月芽儿低低,藏在厚重的云层里。静悄悄的。一块山丘的高处,一簇婆娑的树影下,两个人影儿相对而坐。模模糊糊的。发出谈笑声。清细而缠绵。青草地上,已经有了一个个窝儿。很深很深。周围十分静寂。远处农田里的青蛙,有节奏的鸣叫着。很知趣,而懂味儿。几只长腿麻脚蚊,飞过来,又飞过去。嗡嗡的。结伴成伙。好象不敢搅扰了这里的好事。唯有两只蟋蟀,顽童般,在草丛里嬉戏。一雌一雄。挺不知趣的。蛮调皮的。不时的。发出“叽叽”声。两个人的谈话,时而爽朗清晰,时而含糊不清。其中,女人如决开了闸门,一股脑儿倾倒开在心中积聚许久许久的苦水。那男人,一股劲儿劝慰她。动情的。甜甜的。蜜蜜的。情意绵绵,柔肠百结。
女人说:“你就不害怕我这克夫的胎痕?”
男人说:“我怕个球。人死卵朝天,不死做神仙。才不信哩!”
女人又说:“你对我好,你爹妈不好咋办?”
男人肯定的说道:“是我和你结婚,又不是他们……”
女人又不放心的补充说:“我已经成残花败柳,人见人嫌。你还会喜欢吗?”
男人慷慨的说:“你成了败柳,我成了八怪。歪打正着。我们,枣儿木的棒槌,正一对儿。”
停了许久,女人又说了几句发疯的话。那男人鸡啄米似的点着头。
女人又说:“鬼会相信你的话!”
男人斩钉截铁的说:“我,可对天发誓!”
“现在有的人,好话说尽,坏事可以干尽?”
“我,能是那种人吗?”
.......
“我们虽说都没有受到高等文化教育,真是人生的遗憾,但日子要实实在在的过,不能依赖别人啊!”“做人要守诚信!切不可虚情假意!”
“………”
月芽儿又升高了。两个人的身影愈来愈修长。两人谈着说着,似乎要永远不离开了似的。女人不由自主的依偎在男人那大山似的胸襟里,慢慢的倒了下去。草地上晶莹的露珠润湿了他们的衣裳,也湿润了他们干涸而苦涩的心。
没有多久,春伢子和丫妹结成了伉俪。夫妻俩勤勤俭俭,办起了一个食用菌场。晨曦初露,春伢子驾驶者最近才学会的东风小汽车,领取驾驶执照不久,春风得意,便忙碌的把既新鲜又肥壮的香菌,喷喷的,像一个个正张开笑颜大口的娃娃,送往孤儿寡老院、学校、村户、市场,甚至政府大院。你迎他接,不亦乐乎。丫妹在家里操持着。不久,他们又开发出新品种,新项目,培育了竹荪………办起了食用菌加工厂。春伢子还协助村里办起几家场、矿。不到两三年,他家里两层气派非凡的花园式的小洋楼,在以前鸟儿飞过不沾地,兔子跑来怕沾边,屙屎不生蛆,鬼都怕上门,叮当响的小山村,拔地而起了。家中清一色的“现代化”,家具一崭新。特耀人眼!竣工那天,村民们破天荒燃放那么多那么响的鞭炮。几里路外赶来看热闹的老老少少,挤挤嚷嚷,第一次尽情的,笑逐颜开。县里有某部门的头头,有史以来,光顾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子。有人笑话他们,是否走错了道。丫妹和春伢子商量,给村里小学5万元改建校舍, 万元修筑一条象模象样的村路;还给正患白血病的张丫子送去 万元。给孤寡老人张大妈1000元的衣服,王大爷2000元药品。这简直雪中送炭啊!
有人说,那个丫妹傻透了顶,哪有井里的鱼儿往外泼的!
丫妹深情的对人说:“一个人活着不要光顾着自己,也要多多想到别人,这才活的真实有意义啊!”
春伢子夸赞道,自己娶到了一位人生的好伴侣,通情达理的好贤妻。
村里有不少人自愧弗如,觉得羞于见到丫妹。
不知哪位细心的人惊讶的发现,丫妹的肚子愈来愈鼓胀。丫妹耳朵根下那块胎痕愈来愈红紫了……

共 282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由胎记引起的一段故事,最后两个人有情人终成眷属,过上富足的生活,由此可见,幸福不是天生注定的,是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得来的,小说的可贵之处在于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没有忘了帮助其他人,这种崇高美好的心灵,才是值得人们赞赏的。【编辑:红荆】【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201001501】
1 楼 文友: 2010-02-14 12:56:12 命运是自己创造出来的,不是算命先生算出来的。
2 楼 文友: 2010-02-14 15:06:22 欣赏学习。 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协会首席特约副秘书长,贵州省作协终身会员,广东省作协会员《作品》网络版编辑,中国作家第一村作家工作室成员,观音山文学社副社长兼贵州分社社长,《塘厦文学》特邀副主编。《新文报》总编
 楼 文友: 2010-02-14 17:11:55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只有通过自己的努力,才会得到幸福,别的都是徒劳的。哪种药可以治好脖子疼痛
月经经期延长怎么办
岳阳癫痫病医院咋样
大同好的白癜风医院
邯郸白斑疯医院
秦皇岛好的白癜风医院
四平治疗白斑病费用
重庆治疗白癜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